“让我们来谈谈大学”之保持初心面带微笑,吃苦、拼搏和 创新将是一种资本
发布时间:2016-09-06 浏览次数:
 


    我们正在经历这个时代的变革,大学依然是神圣的学术机构,民主、科学、创新和进步获得普遍认同,科学的主旋律依然是创新,通过身边的几个小故事与大家共勉。


一、面带微笑,吃苦、拼搏和创新将是一种资本


    当今医学面临各种挑战,医学生为实现临床实践和基础研究两翼齐飞,需要精益求精,努力学习,这应该是一个艰苦的旅程,更是一个快乐的过程。这一期间,需要有健康的心理、强壮的身体、积极向上的精神以及全球化一体化的视野,学到真正的本领,担当历史赋予的使命。重庆医科大学在中国的地图上很小,在世界地图上更小,但目前在你的心中应该很大,这里是知识学习的殿堂,是救死扶伤的医院,也是展示人格魅力的舞台,更是你实现梦想的场所,引领你走向世界,应对未来。对于年轻的你,吃苦、拼搏和创新将是一种资本,更是一种理念,伴你前行。老师们可倾其所有,助你成才。


二、科学创新来源于生活,更需要合理的知识体系架构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很多教授都很鼓励本科生就进入实验室和博士生及博士后共同开展实验。其中一个本科生特别爱看大力水手,特别是吃一口菠菜后,又恢复了力量。他使用菠菜提取PSII蛋白的时候,偶尔联想到了能量这个词。于是就提出菠菜可否真正提供能量或者电量,进一步把问题外推至极限:能否使用菠菜来发电?这显然是一个天才型的问题,这当时得到了大科学家Rich(Z-DNA发现者)Shuguang的高度赞赏和支持。关键是怎么做?这对一个刚进入大一的本科生来说,几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务,毕竟需要工程、材料、物理、电化学、生物工程、纳米生物技术等知识的高度融合。怎么办?自学。快速架构知识体系:通过对入门书籍的快速学习、最新文献的专业分析、前沿技术的归纳演绎以及专家的精确指导,制定了非常详细的实验方案。在教授们支持下,形成了获取科学实验数据的完整流程如:选定部分测试仪器,获取数据,分析数据,撰写文章等。由开始的什么都不懂,到最后成为一个专家。这一过程的完成,也让他走的更远,随后也就开始攻读剑桥博士,开启了更前沿科学的探索历程。


三:如若有空,可以多听听大师的学术报告


    诺贝尔奖在斯德哥尔摩颁奖后,Bengt Norden院士一般都要邀请3-5位当年或者往年的诺奖获得者(生理或医学,物理学,化学)到哥德堡做一次特别的学术报告,而应邀参加听报告的人大多数是瑞典的小学生和初中生。尽管这些学生听得很专心,但显然听不太懂,毕竟这些都是专业性非常强的学术报告。我当时非常惊讶,会后也就明白Bengt导师的深意:科技前沿可以从小普及,科学创新无需年龄限制。国内绝大部分学生在小学、初中和高中很少能听到这类高端学术报告,我们更专注于各类考试的成绩和分数,以致使科学创新很少能让学生真正形成一种思维和习惯。其间,各类中小学也弥补性的开展过各类科技活动,但多限于时间、形式和流程,未能普及内化于思想、生活和态度。考试模式在特定年龄期的系统化运作,使学生形成了与之对应的思考及行为模式,似乎有些压制科学创新的萌芽。大学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学者的舞台,学术报告可能是该学者多年的凝炼或者升华。过去没法选择,或者错过过什么,但是今天或许可以把握。如果有时间、空间和兴趣,可以多听听大师的学术报告,开拓视野,激励前行。


四、保持初心,问一些貌似傻傻的大问题


    科学家们发现,幼儿园、小学生期间往往能问一些非常有趣的科学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16-22岁),一些貌似傻傻的科学问题,也就越来越不敢问了。师说:问伟大问题,得伟大结果(If you ask big questions,you always get big answers,Shuguang)。为了激励大中学生敢于问问题,知名科学家(教授、院士、诺奖获得者等)专门成立了一个机构和网站,对于敢于提出天才型问题的青少年授予小诺贝尔奖章,中国区白春礼院士作为发起人之一,也参与了这一计划。比如,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问题如地球上的植物的叶面为什么以绿色居多?人体为何要分形及手指长短的定向调控等。大学生作为大学的主体之一,都有一颗进取向上的初心,精力充沛、思维又极度活跃,基于现有的知识积累和前沿探索,敢于质疑文献、质疑教材、质疑权威,提出一些貌似傻傻的科学问题,完成合理的科学假说和科学实证。如果有机会,也可以早进实验室,看看在哪里将会发生什么。但愿这一过程都能允许失败,真正有机会实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超越。


                                        重庆医科大学罗忠礼老师